互联网行业那些曾经的第一,为啥都衰败消失了?

后来者该如何引以为鉴?

互联网行业的竞争是残酷的,今天的老大,明天可能就会走向衰败,甚至意外死亡。不少外表光鲜、一度在某一垂直领域叱咤风云的行业大佬,进入后半场的角逐后,就会显现出颓势,并逐步从一线阵营中败下阵来。从多年前的拉手网、开心网、微软、盛大,到如今小米手机的不济,以及正走下坡路的猫眼电影,画面是何其似曾相识。这也让我们有兴趣去回顾梳理一下互联网行业曾经的那些第一,为啥都衰败消失了?背后的缘由是什么?后来者该如何引以为鉴?

拉手网猝死:疯狂烧钱,疏于管理

回想当年血腥的团购大战,相信很多人记忆犹新,拉手网就是当时炙手可热的明星企业。这家团购领域曾经的霸主,累计完成过1.66亿美元的三轮融资,估值11亿美元,拥有金沙江创投这样的知名投资机构背书。而且当时,拉手网在纳斯达克上市的IPO申请都准备就绪了,还开了盛大的发布会。但即便如此,拉手网还是在第一轮的团购洗牌中“猝死”。如今已然烟消云散。

归结原由,一是,拉手网陷入到了无休止的烧钱游戏中,头脑发热,缺乏居安思危的过冬意识,结果钱烧光了,轰轰烈了一场,只剩下一副不值钱的躯壳。实际上当年因为疯狂烧钱,最后日子过不去团购网站远远不只拉手网一家。

二是,拉手网在战略上缺乏清醒认识,高管层急于上市套现,运营上未能形成成熟体系,完全靠烧钱来驱动,用户缺乏持续黏性,结果树倒猢狲散,只有死路一条。

三是,团队“内讧”是压倒拉手网的最后一根稻草,创始团队的吴波系遭到资本方清洗,投资机构委派管理层入驻,导致拉手网不同派系间勾心斗角,无心运营业务,这加速了拉手网的没落。

开心网出局:盲目乐观,产品运营不给力

想必很多人对开心网kaixin001并不陌生,2009年、2010年,开心网是中国互联网社交领域和资本市场上的香饽饽,无论是发展势头,还是估值,都远远超过了当时的人人网,尤其是偷菜、抢车位等游戏红极一时,迅速在社交领域登顶。但好景不长,当偷菜、抢车位渐渐进入疲劳期后,开心网的活跃用户量与日递减,最终从社交版图上消失了,只能靠手机游戏变现来度日。2016年10月,开心网以10亿元的价格便宜卖身,为自己辉煌的社交生涯画上了不光彩的终结符。

为什么开心网匆匆地出局了呢?探究原因,一是,游戏化的社交很难持续,如果没有刚性需求,很难保持用户黏性和活跃度,开心网没有在如日中天时,为未来找到一条可持续成长之路,盲目乐观,结果只抓住了瞬间的窗口,错失了红利机会。不得不说,开心网创始人程炳浩最应该反思,因为缺乏大格局,导致开心网成了社交历史上的转瞬即逝的烟花。

二是,开心网产品运营上乏力,只找到了游戏这个切入点,却不能延续这种热度,也不能将海量用户沉淀下来,培育出有生命力的接力棒产品,结果只能是等死。

三是,“偷菜”等游戏的门槛很低,缺乏产品壁垒,极易被模仿复制,火爆之后,腾讯迅速跟进,推出了QQ农场,用户纷纷向QQ平台迁移,开心网的用户被分流。可以说,腾讯的加入让开心网腾挪的空间变小了。

盛大衰败:多元化失控,权力过度集中

当全民都在热议网易的游戏爆品《阴阳师》,以及腾讯游戏的《英雄联盟》、《王者荣耀》时,还有人记得和盛大游戏相关的《传奇》和《魔兽世界》吗?盛大是一代游戏人永恒的烙印,曾是网游行业里绝对的NO1,可惜其数年前就跌落神坛,盛大也远离了互联网行业的主战场。盛大的结局让不少人嘘唏不已,当年盛大“偷袭”新浪,梦想成为互联网的迪士尼,可见陈天桥的野心和格局何其之大,只不过陈天桥少了一份专注和踏踏实实做事的心态,新产品表现乏力,战略飘忽不定,让一代枭雄黯然谢幕了。

盛大的陨落,很大程度上与陈天桥脱不开关系。一是,盛大从网络游戏起家,做的是躺着都赚钱的买卖,但游戏成功后,陈天桥规划了“网络迪斯尼”的宏大构想,一口气涉足数字家庭盒子、文学网站、影视等多个领域,意图打造中国的泛娱乐帝国,但当时时机不够成熟,步子又迈得过大,战略规划过于庞杂,让盛大既没有在新领域开花结果,就连自家的后院都被抄了。

二是,盛大衰败缘于管理上出了问题,很多人都有感觉,陈天桥是一个独断专行的人,盛大几乎是他一个人的“帝国”,权力集中且管理粗暴。这一点上,如果陈天桥如果向马化腾等大佬学习,也不至于沦落至此。

三是,在盛大本有机会再度崛起的2015年,有关私有化的股权之争将盛大拖到了泥淖之中,盛大的管理层、世纪华通、中银绒业等多方展开了旷日持久的股权争夺大战,前后共经历了6次私有化财团变更,这导致盛大游戏内部人浮于事,军心涣散,无心经营。

微软IE浏览器被超越:故步自封,缺乏创新

谈到浏览器,这是全球互联网刚刚兴起时的一个入口级产品,曾经被认为是上网和浏览信息的唯一窗口,自然是兵家必争之地。微软在浏览器上并不是鼻祖,但将网景浏览器打败了,靠着操作系统的“捆绑”,微软坐上了互联网浏览器一哥的位置上。但在这一位置上,微软并没有保持多长时间。就像体型庞大的巨人,虽然微软不缺钱,不缺技术,更不缺资源,但缺创新的勇气和互联网的基因,结果在浏览器地盘上不断被竞争对手蚕食。尤其是在中国市场上,QQ浏览器、360浏览器、百度浏览器等几乎垄断了市场,IE仅仅是一个象征性的符号而已。

微软IE被挤出舞台,原因更简单了。一是,微软很难革命自己,故步自封,一直都躺在功劳簿上睡大觉。仗着财大气粗和极高的操作系统市场占有率,微软就像上一个时代的产物,缺乏积极、应变的态度,没有在战略上快速掉头,结果一点点丢了市场。

二是,微软缺乏互联网思维,一直沿袭着工具、软件等套装软件的老套玩法,产品创新上没有亮点,也不能给用户带来体验上的惊喜,IE浏览器功能单一且体验糟糕,被用户抛弃是必然的。

三是,IE浏览器是PC时代的产物,靠着操作系统的捆绑来获取市场份额,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后,IE搭操作系统顺风车的优势丧失了,与此同时微软IE却未能在云端服务和跨屏上有所表现,因此可以说,移动互联网不仅削弱了浏览器的价值,更成为了微软IE浏览器的掘墓人。

小米手机不再光鲜:战略失误、产品质量不过硬

一句“专注、极致、口碑、快”的互联网秘诀,让小米在手机行业撕开了一个口子,并成为了互联网手机的代名词。在产品上,小米抓住了性价比和千元机的机会,凭借着口碑营销、用户参与和雷军的个人魅力,小米手机在2015年的巅峰时期估值高达450亿美元,几乎被很多企业奉为神话,模仿的企业更是众多。但小米手机的神话并没有延续下去,如今不论是OPPO、vivo两大军团,还是华为荣耀的双组合,已经远远甩开了小米。哪怕小米建立了铁三角似的生态,投资了一大批生态链企业,都没有阻挡下滑的趋势。

可以说,小米手机的颓势相当有典型意义。一是,战略布局上失误了,小米手机确实抢到了千元机的风口,取代了山寨机,在智能手机普及的第一波大潮中,充分享受到了红利,红米所创造的天量数字就是一个例证。但小米在3000元以上的中高端机型上缺位,面对新一轮的换机潮,小米没有旗舰产品占位,丧失了保住江山的机会。

二是,小米手机在产品质量上出了问题,栽了很大的跟头。当然,小米出身于互联网,对传统制造、工艺、质量保障等环节缺乏经验,犯错误、交学费是难以避免的。但在后续的新产品上,小米一直没有找到“翻盘”的机会,哪怕是小米MIX这样高高在上的产品,也仅仅是形象工程而已。

三是,在手机行业,芯片是重中之重,因为高通芯片供应紧张的因素,小米在诸多新品发布上都受到影响。相比,华为、荣耀因为有自家的麒麟芯片支持,所以远比小米、OV等手机品牌更有主动权。因此,前几天,小米才兴师动众地拿出了自主设计的澎湃S1,只不过短期来看也不过是远水解不了近渴。

猫眼电影式微:靠山不行,势单力薄

拉手网、开心网、微软、盛大,小米之后,中国互联网行业哪个曾经的第一正在逐步式微、开始走下坡路?猫眼电影无疑是其中典型的一家。

回到2015年、2016年,猫眼电影是在线票务市场上绝对的领导者,市场份额一度超过70%,甚至敢于与万达、星美等院线叫板,但如今,猫眼电影虽然勉强能保住市场占有率和出票量的第一,但在日活、周活、用户下载量及安装量等指标上,已经被排在第三位的淘票票反超。第三方数据公司Quest Mobile的最新数据显示,2017年2月份,淘票票App在每周活跃用户、日均活跃用户、新用户安装、下载用户等多个关键指标上反超了猫眼电影App,比如淘票票的日均活跃用户、周活跃用户分别为62.6万和180.05万,而猫眼只有59.32万和172.58万;在更能反映市场变化的新安装用户、下载用户数两项指标上,淘票票几乎是猫眼电影的两倍。

比达咨询发布的《2017年第1季度中国在线电影票市场研究报告》中显示,在过去3个月,猫眼电影以22.96%的份额排第一;微影时代(娱票儿+格瓦拉)取得了19.77%的成绩,位列第二;淘票票则以15.79%的市场份额位列第三。如果按这一态势演变下去,猫眼电影被淘票票和腾讯微影时代赶超,或许只是时间问题。

相比以上五家,猫眼电影的下滑更多是无奈。一是,猫眼电影脱胎于美团,一开始采取高举高打的票补方式,坐到了老大座位上,但美团的主战场是餐饮、外卖和综合平台,而后无奈之下,猫眼电影卖身给了光线传媒。只不过这次出嫁,并不是猫眼的好“归宿”,因为王长田缺乏烧钱的实力,刚接手就宣布不参与大规模票补,让猫眼电影份额自然缩水。只能说,猫眼电影在资本层面一直颠沛流离,这极大地限制了发展空间。

二是,在线票务市场是一个独立的产品,但不是一个入口级应用。光线传媒在没法提供大规模资金的前提下,又提供不了用户和流量入口,这就让猫眼显得势单力孤,相比之下,淘票票与微影时代背靠阿里、腾讯两大入口,不缺用户,更不缺钱,在拉锯战中,自然让猫眼占不了什么便宜。

三是,在线票务市场需要一个强大的泛娱乐生态来支持,目前来看,腾讯、阿里在这一领域布局完善,覆盖了从IP储备、影视剧制作、播出平台打造到衍生品开发各个链条,彼此间能协同发力,而猫眼电影仅有在线票务这一单体业务。

四是,猫眼电影下一步融资的难度加大,之前有媒体透露,从去年6月开始,猫眼便着手下一轮融资,但融资计划一再受阻,这让猫眼电影在票补等业务上很难施展开拳脚。况且,猫眼电影的竞争对手是阿里、腾讯这样的巨头,投资机构也会掂量一下投资的风险,这让猫眼电影陷入到了一个尴尬境地。

这么多曾经第一的科技互联网公司相继走下坡路,甚至死亡,虽然衰败的原因各式各样,但总体看,无非是格局、战略、团队、管理、产品、资金、资源等等。猫眼电影到底会不会成为下一家?虽然几率相当的高,但是暂时仍旧没法盖棺论定。当然,猫眼也可以选择“投诚”阿里或腾讯,或者与百度糯米抱团取暖,因为独立走下去,路会越走越窄,反而是审时度势,做出正确的选择,才有可能继续存在于互联网江湖之中。

精彩评论:0

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

评论成功

评论失败

热门文章HOT NEWS

订阅 "百家" 频道, 观看更多百家精彩文章

 

百度新闻客户端

  • 扫描二维码下载
  • 订阅 "百家" 频道
  • 观看更多百家精彩新闻
用户反馈